隻手造就汪精衛政府

說來,當時「屈居國民黨副總裁」的汪精衛,雖然是叛國投敵、組織偽府的大頭領,而被他勉強拉下水的左右手之一陳公博,雖亦坐上第二把交椅,但說汪投敵,實際主持對日賣國交涉的是周,而在偽府中實際掌權的也是周。

事實上,在一九四四年三月三日汪精衛赴日就醫之前,在其交代後事的「倚枕手書」中,原先也打算把偽政權直接交給真正掌權的周佛海,後來,大概想到陳公博跟隨他太久,與另一不肯投敵的顧孟餘一直被人稱為汪門股肱,才在寫好的遺書中把陳的名字勾了上去。

這一遺書是這樣寫的:

銘患病甚劇,發熱五十餘日,不能起床,盟邦東條首相派遣名醫來診,主張遷地療養,以期速痊,現將公務交由公博、佛海代理,但望速早痊癒,以慰遠念。兆銘。

從手書原件的影印本中,大家可以清楚看出汪某原寫的是「……現將公務交由佛海公博代理……」但寫好後卻改變主意,在原件兩人名字上勾了一下。即將「公博」勾了上去,把「佛海」勾了下來,這樣,在汪赴日治病及死在東瀛之後,汪偽國府主席之職才由陳公博代理,最高國防會議、中央政治委員會議及軍事委員會常務會議也才由陳主持;而偽行政院、全國經濟委員會業務,則由周負責,從這一文件的臨時改動看,汪在病革之際,對周某期待確曾較之自家親信的陳某為高。事實上,早在汪某籌組偽府之際,也已將人事決定大權全部交給了周。關於這點,在周某親筆書寫的日記中可以完全看得出來。先是,他在一九四○年一月二十六日寫道:

八時半,與(梅)思平商擬各院部院長、部長人選,因擬行決定。因與思平戲言,中央政府即於十分鐘之內在余筆下產生矣。

同年四月二十六日又再次傲然提及大權在握之事:

九時半赴國民政府,參加阿部(信行)大使及日本國民使節慶祝國府還都典禮。此次政府事實上係余一手所造成,暗中頗引以自豪。

周既以一手「造成」偽府,並以能決定偽府院長、部長級人事自豪,對首都高院審訊中趙審判長所做「你反叛祖國、參與汪偽組織,有人說你是想當部長」之言,自然覺得是一大「冒犯」。因此,才在法庭上當面機靈地頂了回去,而且頗為自傲地說「我部長早做夠了」!究其意,他之投敵叛國,目的絕對不是再幹小小部長,而是要大權獨攬,決定部長甚至院長的人事。

因此戰後朝野一致認為,周某在汪精衛生前,雖然只是偽府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奸,而在汪某病死在日本之後,事實上更已超越陳公博而成為大權在握的偽府首惡!可是由於他能見風轉舵,在主子日寇敗象初露之際,即暗中與重慶搭上線,且在國府還都之前助守京、滬,建了大功。因此戰後群奸紛紛受審伏法之餘,他才能拖到勝利之後一年有餘方才受審,而受審之日,更有那上萬群眾為他捧場。

同樣的,由於這個人機靈善變,與各方關係太不簡單,此後也才有高院判死、最高法院覆判死刑,且在他一再上訴、抗告、乞緩執行、一一遭遇各級法院駁回之餘,最後才迫得蔣氏宣布減刑,免了他的死罪。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最後他仍心臟病發。在一陣慘呼號叫之後,口鼻流血,死於老虎橋監獄之中。

摘自  第二十章  大審漢奸,萬人空巷  周佛海(上)

Acropol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