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嶼新書發刊詞

一九三八年十一月,對中國與世界正野心勃勃的日本,有一家出版社岩波書店推出取名「岩波新書」的書系,創辦人岩波茂雄在發刊詞裡指出,書系是針對「現代人的現代教養」,且不畏主流,對當時日本狹隘的國粹主義以及神化的國家主義多所批判,結果這套以回應時局為主,兼顧學術與普及性的小開本讀物,不僅存留至今,還成為日本出版界特殊的新書文化,許多出版社紛紛成立新書系列,培育出一代代重要的日本作家,透過出版解讀自己的社會與世界。

二○一一年,面對臺灣翻譯書占比極高的出版市場,以及時代精神的停滯不前與徬徨,衛城出版取材「岩波新書」的概念,推出「島嶼新書」,這個書系將是中文作家與研究者書寫創作的舞臺,更是一個提問的舞臺,在自我發問與回答的過程中,建立不斷啟蒙的可能性,也讓我們在往前走時,透過懷疑與認識找到方向。正如書系標誌呈現的,島嶼是因為板塊的擠壓凸出於海洋之上,新的精神、新的思想與新的文明,將在不穩定、不安的變動中,從底層被翻攪起。

德國思想家班雅明筆下,歷史的天使遭迎面的風暴所襲,倒退著走入未來。這歷史的天使正是你我,我們面朝過去,卻被時間的風暴無情地推向未來。然而天使是張開眼的,在風中瞇著眼看不斷堆高的殘片碎瓦,除此之外別無依靠。因此,這套書系所要做的,正是將你我眼前的殘片碎瓦,解讀一二,即便在我們的腳後跟,未來是虛空的,即便充滿不確定與猶豫,但至少歷史的天使,我們,是覺醒的。

這塊姑且概稱為臺灣的,我們所置身的地方,因著許多文化的交會與衝撞,出現在世界的地圖上,我們曾經沒有明確的屬性,也在這些交會與衝撞中,經歷著自我認識的屈辱與驕傲,每一回政治屬性的突變,都帶來新一波文化混血的痛苦過程。經歷無數世代的蛻變,我們在尋求自我繁衍的生命原動力,不再屬於某個特地的文明,而是以自己的色彩,成為世界文明的一部分。如今,我們還在這個創造色彩的過程之中,島嶼新書也是這個追尋隊伍的其中一員。

所有的陸地陸島皆無根,漂泊在晦暗不明的時代,湧動多變的海洋,是散居其上的人類,一步一步踏出每塊土地的輪廓、特徵,而這也是你與我,此時此刻正在做的事情。更多

Acropol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